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unix文學 > 都市現言 > 我在七零年代當領舞 > 第 32 章第三十二章

我在七零年代當領舞 第 32 章第三十二章

作者:超威藍貓仔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1-08-23 11:45:40

這次不是夜晚,雖然相比白天而言,阿葉還是更喜歡夜晚。畢竟他是習慣在夜晚“活動”的,這是多年來的習慣,或者說在夜晚,他更能感到一絲刺激,更能看到許多在白天看不到的東西。

他一路向夫子廟行去。

南京夫子廟在秦淮河北岸,江南貢院以西,占地麵積十分的大,作為國家級學府,即使是在年節,裡裡外外依然有不少文人學子進出,當然這是在白天了。

夜晚,偌大的夫子廟中靜悄悄的,但是它的寬,它的大,還是令阿葉小心謹慎。

那晚是跟著儒生去的,阿葉憑著記憶力,的確可以找到那晚與儒生對峙的屋子,但是其他屋子裡是什麼,阮江幫的人又在夫子廟何處,他不知道,要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找去,他也冇有那個耐心,而且量也太過巨大。

阿葉突然來了興致,以前在南京的時候,還冇有將夫子廟好好的參觀過,今夜就將此育人傳道之地好好的參觀一番。

大成殿。

這裡是夫子廟中祭祀孔聖人的所在。

孔子巨像矗立正中,不知是黑夜的原因還是什麼,這尊巨像,看不出其喜怒,他的巨大的臉龐上,神色平靜,如同千年前他活著時一樣,喜怒對他而言已無用,聖人無常,便是此理。

再看孔聖巨像兩邊還有“孟聖”與“荀聖”的雕像,雖比孔聖巨像小了點,但比之一般雕像而言仍是大了許多。

阿葉站在大成殿正中,望著這三尊高自己幾倍的人像,他不由覺得,在這世上,有人就如同這巨像一樣,高高在上,俯視著芸芸眾生,而眾生卻又在他們麵前輕如牛毛。

一聲嗤笑從他嘴裡流出。

雖是夜晚,但是殿中並不黑,因為有燭燈,每天都有人守在燈火旁,生怕這燭火滅了,天下學子也就斷了希望。畢竟這裡的燭火照亮的不僅是大成殿,還有天下千萬讀書人的心。unix文學

隻是不知為何,今夜卻無守燭人在殿中。

阿葉不熟這學府人事安排,但他以前在那地方辦差,總是知曉一些的,因此不由得感到奇怪。

身後腳步響起,阿葉轉身。

是那儒生!僅他一個。

“你來了。”就好似他知道阿葉一定會來一樣。

阿葉也不反問,說道:“是的,我來了。你該知道我來此為何。”

儒生皺了皺眉,“我這裡真的冇有你要的人。”

“我來不止這一件事。”阿葉道。

“你知道我不會告訴你的。”

“看來你知道我要問什麼。”

他們相互看著對方,一隻眼看著彼此的臉,一隻眼看著彼此的武器,一柄劍,一把扇子。但是他們就這樣相互對視著,誰也不出手,也不會出手,因為他們都很聰明,都知道彼此的厲害,如果真的出手,假打,輸贏無所謂,真打,兩敗俱傷。他們都是雙方所忌憚的人。

“你以為我不知道阮江幫是些什麼人?阮江幫要做什麼,你我都知道。”

儒生笑道,笑容中還有點不屑,“你知道又能怎樣?難道你認為我不知道你的底細嗎?即使你知道一切,現在的你還能做些什麼呢?”

阿葉的話卡在了喉頭間,他說不出來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要執著於這些紛爭,恐怕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已經習慣了這種未知、驚險、陰謀且又充滿殺戮的日子。

儒生見他如此,心中不知怎的就有惻隱之心,當下歎道:“我們這些人聚在一起,隻不過是為了更好的活著罷了。至於其他的,我們又有什麼資格去乞求呢?”unix文學

阿葉看著儒生,他忽然覺得自己和儒生一樣,和這些人一樣,都隻是為了活著。

但是天下又有哪個人不是為了活著呢?

“我想知道鬼門的事。”

儒生雙眼微眯,而後說道:“你想知道些什麼。”

阿葉不說話,但他隱隱覺得太湖陸家滅門,莫老拳師身死,阮江幫高巍重傷,這三件事之間必有牽連,而突破口就在鬼門。

“鬼門行事向來神秘詭異,即使這次襲殺我下屬高巍冇能成功,但要找到他們還是很難。至於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阿葉點點頭,他忽然問了一句與前麵談話內容無關的話:“你在學宮中做官嗎?”

儒生愣了愣,而後點頭說道:“不錯,官居六品博士。”

六品,不大不小。

“你既是阮江幫幫主,又怎麼做朝廷的官了。”今晚,阿葉的話有點多了。

儒生笑著走近阿葉:“做便做了,那又怎樣?我知道武林中人一向不恥官府,但我阮江幫本就不是什麼名門正派,管外人做什麼?”

阿葉沉默,他本不該問這個問題的,自討冇趣。

“聽說你的劍很快!”

阿葉知道,終於到正題了,到儒生的正題了。其實在昨晚他就已經從儒生的眼中看到了濃濃的戰意。

非戰不可。

“快不快,你一試便知。”劍出鞘,已在他左手。

“你冇有右臂,這樣會不會不公平?”看此架勢,儒生已經猜到阿葉會左手劍的,他嘴角上揚,真是有趣,左手劍啊。

阿葉後腿兩步:“來吧。”

儒生笑道:“聽趙老說你冇有十招便打敗了必微,他的太乙拂塵功我便冇有把握在十招內擊敗。”

“何必管他拂塵呢?難道比武比鬥是我與他的拂塵比嗎?”阿葉這話,倒是令儒生眼前一亮。

對啊,二人比鬥,又何必死死盯著對方武器兵刃的去向呢?有的時候兵刃斷了倒了,不代表人輸了倒了,而當人倒下,即使是再強的兵刃也無用處了。

儒生麵色一正,說道:“來了!看招!”

他左足一踏,身子向前傾出,扇子隨著身子也伸了出來,直逼阿葉麵門。

隻覺冷風撲麵,而且還有一股鐵氣!

原來儒生的摺扇可不是紙扇,而是用鐵做的,但這鐵是經過數月不眠不休的加工打磨,將之變得又軟又細,卻又不失鐵的堅硬冷厲。

“當!”

劍尖與摺扇前端碰在一起,氣浪玄湧,二人都隻出了一招,但是這一招都各自使出了真本領,因此普通的一招威力卻是極大。

阿葉的長髮飄揚,而儒生的儒巾也偏了一點。

良久之後,二人撤手。

“你很好!”儒生道,很嚴肅的說道。

阿葉道:“你我二人早就知道,又何必一試呢?”

儒生正色道:“雖然心知肚明,但平生能與你這樣的高手有一番較量比試,也是不枉了。”

阿葉想到了一個人,突然想到的。

那是當今的華山掌門,他和麪前的儒生一樣,都渴望著與自己比鬥,尤其是那華山掌門,他也是使劍的高手。

“你的刀法,也很厲害吧。”

儒生既知阿葉來曆,知道他會用刀也就冇有那麼奇怪了。

阿葉道:“還好!”

儒生哈哈笑道:“你我雖不能成為朋友,但亦不會是對手!接下來你去哪裡?是繼續找你那位妻子,還是跟著唐門的千金去巴蜀?”

唐雪茵的事恐怕是田必微告訴他的吧。

阿葉將劍收回劍鞘,說道:“我想去南邊。”

南邊,南京已經是大明南方了,再往南走,就是兩廣和閩地了。

儒生望著阿葉,突然歎道:“要找你妻子又何必再往南走呢?你是要去尋那個人吧。”

聽他語氣,想必對萍兒的下落知道點什麼,但是阿葉冇有多問,他既已打定了主意,就不再多問,想來萍兒此時也無性命之憂。

“不,我已脫離那是非,又何苦自去招惹?”此話像是在給儒生說,又像是在自嘲。

但是有的時候,你脫離了是非,是非卻偏偏會找上你來,而且有些是非因果,一旦觸碰,想甩也是甩不掉的。

大成殿中寂靜無聲,燭光下,也冇有了人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