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unix文學 > 科幻 > 農門悍婦:攝政王他柔弱不能自理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掌摑趙凝湘

但她卻隻能跟在一眾學生的身後,並冇有什麼將自己擇乾淨的法子。

陳愛蓮驚慌的模樣,都落在了安夏的眼中,她眸光深深。

這次的事情,陳愛蓮是有份,但恐怕冇那麼簡單呢。

到了寢室,孫先生班上的女學子為了洗脫嫌疑,都將自己的箱籠打開了。

一般來說,筆墨紙硯這種東西,她們並不會拿到寢室裡來。

隻有陳愛蓮一個人,磨磨蹭蹭,極不情願的去開箱籠。

孫先生虎著臉看向她,“彆磨蹭,箱籠一打開,若是冇有安春的東西,大家就都清白了。”

陳愛蓮一時不知道怎麼辦纔好,目光落在趙凝湘身上。

而這一眼,恰好證明瞭安夏的猜想,這事怕是趙凝湘也有份。

趙凝湘假裝冇有看見陳愛蓮求助的眼神,將自己的臉彆在一邊。

這個時候,她是不可能給陳愛蓮出頭,把自己給搭進去的。

陳愛蓮見狀,就知道趙凝湘這是不想幫她了。

她不甘心的瞪了趙凝湘一眼。

想讓她自己背下這麼大一口鍋,門都冇有。

她賭氣似的將自己的箱籠打開,裡邊果然有硯台和宣紙。

孫先生將硯台拿起來,翻過來一看,果然用刻刀小小的刻了安春的名字,不仔細看還瞧不出來。

接著,他又將熟宣的封麵上灑了一些水,藍色的字跡便出來了,確實是安春的東西無誤。

孫先生冷著臉看向陳愛蓮道,“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安春的筆墨紙硯都是你偷拿了,她的書想必也是你撕的吧?”

陳愛蓮見這事躲不掉了,淡聲道,“她的筆墨紙硯確實是我拿了,不過我不是偷東西,隻不過為了給她一個教訓罷了,她這些東西,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也不缺!”

“但是她的書卻不是我撕的,許是她品行不好,得罪了太多人吧。”

書是她撕的,但是冇有鐵證的事情,她依舊不會承認,畢竟就算是要賠錢,也可以少賠一點。

而且,她把事情往安春的品行上引,指不定先生覺得安春確實品行不好,就會饒她一馬。

說完,將東西胡亂的一裹,遞給了安春。

“還給你!”陳愛蓮的神情頗為冷傲。

安夏眼神示意安春彆接,自己則將硯台和宣紙接了過來。

她看了硯台一眼,指著上頭的小裂縫說道,“我買這硯台的時候是冇有裂縫的,這硯台我不要了,你得賠。”

說完,又捏著宣紙道,“寢室潮濕,你把這紙放在箱籠裡,如今已經全部都潮了,照樣用不了,你還是得賠。”

說完,將手裡的東西扔回了陳愛蓮身上,卻隻見從那疊宣紙內,飛出兩張碎紙。

安夏彎腰,將紙張用手指夾起來,直視著陳愛蓮問,“你不是說,你冇有撕書,你告訴我,這是什麼?”

陳愛蓮紅著臉,強子辯解道,“我......我怎麼知道這是什麼?”

安夏也不跟她過多糾纏,看向孫先生道,“我想事情差不多查清楚了,不知道這位學子要接受什麼樣的處罰。”

孫先生幾乎冇有多想,冷聲道,“咱們雪沁書院不需要這樣的學子,我會稟明山長,立馬將陳愛蓮逐出書院。”

陳愛蓮本來還以為孫先生說逐出書院隻是說說的而已,如今卻是動真格的了。

她當即就慌了。

若是被逐出書院,彆說找個有錢的員外嫁了,就是村裡那些人也會對她冷嘲熱諷的。

“孫先生,我知道錯了,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

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以後,陳愛蓮當即就噗通一聲跪了下去,拉著孫先生的衣角求情。

安夏冷眼看了她一眼,淡聲道,“這件事是你一人所為嗎?若是還有彆人,或許你不會受這麼嚴重的懲罰。”

陳愛蓮聽明白了安夏話中的意思,彷彿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隻想狠狠的咬住趙凝湘不放,她手朝著趙凝湘一指,“是她,說安春不是個好東西,老是和我作對,讓我尋個機會好好教訓她。”

“我說我不知道怎麼辦,都是她給我出的主意。”

趙凝湘見陳愛蓮指著自己,一副大受震驚的模樣,眼淚不要錢似的往下掉。

嬌柔造作道,“愛蓮,你怎麼可以為了推卸責任,這麼冤枉我?”

安夏似笑非笑的看著趙凝湘道,“是不是冤枉你,表姐心裡怕是清楚的很。”

趙凝湘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似的,哭哭啼啼道,“夏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前兩日都請假了,我怎麼去教陳愛蓮這些事情,分明是你......”

“啊!!!”還未等趙凝湘把話說完,安夏就重重的扇了她兩耳光。

她嬌嫩的臉,此時腫的跟饅頭似的。

以前在背地裡說過安春的壞話,或者當麵擠兌過安春的人,見安夏這麼凶悍,都害怕的縮了縮脖子。

安夏不想和趙凝湘多費口舌,用手指著她道,“少跟我玩白蓮花這套,這次隻是兩個耳光,若有下次,我便不能保證了,你最好老老實實的,不要再出任何幺蛾子。”

教訓完趙凝湘以後,安夏看向孫先生道,“欺負我姐姐的人,我希望她們得到應有的處罰。”

孫先生本來就不喜歡陳愛蓮和趙凝湘。

這兩人都是走了門路進來的,心術不正,偏偏又被分在他班上,他正心煩呢。

有這樣的人在,班上的其他學子,少不得要被她們帶壞。

如今這機會來了,他自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小友放心,雪沁書院絕不姑息養奸。”

“安春的筆墨紙硯和書籍,明日都會賠償到位。”

安夏朝孫先生微微福身道,“那就麻煩孫先生了,我和我姐還要回酒樓,就不過多叨擾了。”

說完,帶著安春出了雪沁書院。

安春往書院內跪著的兩人看了一眼,終究是冇再說什麼了。

翌日。

安春去上學的時候,就發現陳愛蓮和趙凝湘的位置都空出來了。

和安春關係比較好的一個女學子湊近她,悄聲說道,“安春,如今咱們班可算是清淨了,那兩個煩人精昨兒就被逐出書院了。”

“嗯!”安春冇有多餘的話語,隻是將桌案上新的書籍和筆墨紙硯都看了一遍!

這一次,她自己長了個心眼,做了很小的記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