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unix文學 > 其他 > 哈利波特之晨光 > 第三百二十八章 giant slayer(十一)

關於莪相的故事,現存最早的事11、12世紀的一些手稿,然而這個故事群卻持續了一千多年,因為那些生活在蘇格蘭高地和愛爾蘭蓋爾語的地方的農民將它們口傳了下來,他們會在田間地頭勞作,又或者在森林裡砍柴的時候唱這些吟遊詩歌。

那歌聲迴盪在風景秀麗、讓人心曠神怡的山穀和小溪間,迴盪在突兀的岩石和寧靜的湖水邊,充滿了奇遇、浪漫和神秘的冒險,彷彿指環王的中土世界,卻又有些不同。它不是完全編撰的,至少阿特之子國王康馬克是個真正存在的曆史人物,古愛爾蘭的研究學者們認為芬恩及芬尼安戰士的故事大體是史實。

但是阿特王的上尉芬恩是否存在、背後是否存在真實的人物原型就難以確定了。莪相即是詩人的名字,也是故事裡一個人物的名字,他是擁有一半達納神族血統的阿特王的上尉,芬恩的兒子。古愛爾蘭冇有外敵入侵,但這個仙境般的世界卻有著美麗或者可怕的超自然力量,芬尼安戰士的敵人主要是它們。

在芬恩父親庫的時代,達納族曾經與莫納族爭奪芬尼安戰士的領導權。在莫納族中有一個財庫管理者利阿(lia),他持有芬尼安戰士的寶箱,裡麵裝著從達納時期流傳下來的具有魔力的兵器以及價值不菲的珠寶,他也因此獲得了部分芬尼安戰士的支援,這使得淳莫後來死於諾克之戰中(knock)即現在的都柏林附近。芬恩的母親在庫死後逃到了山林中,生下了兒子,給他取名戴姆納(demna),然而戴姆納長大後人們都叫他芬恩或者fair one,因為他的頭髮和皮膚顏色非常淺,而他長大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殺了利阿。

因為害怕莫納族人發現戴姆納並殺害他,芬恩的母親將孩子交給了原始森林裡的兩位老婦人撫養後嫁給了凱利(kerry)的國王,芬恩僥倖得躲過了俄狄浦斯的命運,並冇有娶自己的母親。

在獲得了財寶箱後,芬恩將寶箱裡的物品交予了親信們和叔叔保管,自己則向一位名叫費訥加的德魯伊聖人學藝去了。

聖人居住在博因河邊,河邊的榛子樹枝上的知識之果彙掉落到河裡,就在這些樹枝下麵的水流裡生活著名為芬坦(fintan)的博學鮭魚,任何人吃了這種鮭魚就會很有智慧。在收芬恩做學生前費訥加多次試圖抓族它,但都失敗了。芬恩成為費訥加的學徒後,費訥加很快就抓住了那隻魚。有天他抓住了這條魚後,交給芬恩去烤,他一點都不許芬恩吃,隻許讓他在烤好後告訴自己。

當芬恩將魚烤好後,費訥加發現他的膚色變了,就問芬恩你是不是偷吃了這條魚?

芬恩立刻說冇有,但我將它放到烤架上時,我的大拇指被燙了,我把大拇指放到嘴裡了。

費訥加對他說,把這條魚拿去吃吧,因為你的身上,預言已經變成了事實,你走吧,以後我不能教你了。

從此以後芬恩就變的非常聰明,就如同他的強壯、大膽一樣令人驚異,據說當他想要預知什麼,隻需要把大拇指放在嘴裡咬一下他就會知道他想知道的。

這個時期莫納族的高爾時芬尼安戰士的首領,然而此時長大成人並且學成歸來的芬恩想要接替他父親庫的位置,因此他來到了塔拉。

根據盟約的規定,大家在塔拉區域不會互相攻擊,因此在國王發現這個陌生人,讓他說出自己的名字和血統,芬恩誠實得告訴了國王自己是庫的兒子後,即便坐在了國王護衛和芬尼安戰士之間也不可以有人傷害他。

當時開會的目的是因為有一個妖魔要襲擊塔拉,它會向王城吐火球,使整個王城陷入一片火海中,然而冇人能與之對抗,因為它會用豎琴彈奏出很美的音樂,大家聽了之後會被催眠,忘了所有的事情。

當芬恩得知這件事時,他對國王說:“如果我殺了這個妖魔,我能不能像我父親一樣做芬尼安的首領?”

“當然可以!”因王回答道,並且為此發誓。在那些戰士中,有一位是芬恩的父親庫的老部下,他有一把有魔力的矛,矛尖是裝在一個皮盒裡,鉚釘是阿拉伯的金子製成的。這矛有個特點就是當它的刃抵住人的額頭時,它就會讓這個人充滿力量並且鬥誌昂揚,使得他戰無不勝。

菲爾莎( fiacha)將這把矛交給了芬恩,並教他如何使用。於是芬恩帶著這把矛在塔拉的城牆上等待怪物的出現。當夜幕降臨,霧氣開始在山周圍的平地上聚集時,他看到一個影子很快地向他移動過來,並聽到了魔琴的音符。

於是芬恩把矛放在額頭上驅走了魔咒,那怪物逃向了複阿德山( slieve fuad),芬恩窮追不捨,抓住了怪物,殺了它,將它的頭頗帶回了塔拉。

然後康馬克國王將芬恩帶至芬尼安戰士麵前,讓芬恩做他們的首領並命令眾人部聽令於他,否則就會被驅逐。首先莫納之子高爾宣誓,其他人緊隨其後也做了宣誓,這樣芬恩就成了愛爾蘭的芬尼安戰士的首領,並且一直統治者他們直到他死去。

芬恩的大侍者:利阿之子科南

隨著芬恩的出現,愛爾蘭的芬尼安戰士進人了光輝時代,詩人莪相曾這樣向聖帕特裡克讚頌他:

對芬恩而言最珍貴的是戰鬥的喧囂,宴會的歡鬨,獵犬的吠聲在荒蕪的幽穀中迴響,山鳥也在一邊歡樂得鳴唱。鵝卵石摩擦著海岸,當他們拖著戰船下海,黎明的海風吹過長矛呼呼作響,吟遊詩人魔幻的歌聲四處飄蕩。

有一天,芬恩和他的同伴戴著他們的獵犬狩獵歸來,要去他們在阿蘭山上的住所,突然一頭美麗的小鹿跳到了路中間,他們便開始追趕它。

小鹿使勁往森林裡跑,除了芬恩和他的獵犬,其他所有人都被甩掉了,最後當芬恩追到峽穀邊時,小鹿停住了,並且躺在地上,兩隻獵犬並冇有趁機去撕咬。這兩隻獵犬的母親是芬恩母親的姐姐所生,她因為中了仙女的魔法變成了一頭獵犬,因為仙女喜歡她的丈夫。

總而言之芬恩下令不許傷害那頭小鹿,小鹿和獵犬玩耍著離開了。

當天晚上芬恩做了一個夢,夢裡出現了一個極美的女子,然後芬恩很快就醒了,夢中的女郎居然就坐在他的床邊,她對芬恩說,我叫薩巴(saba),就是你們白天追逐的那頭小鹿,因為我不愛一個仙族的巫師,於是他把我變成了鹿。

他的一個奴隸可憐我,告訴我隻要能成功抵達你的阿蘭宅邸,你就能幫助我解脫咒語變回我原來的樣子,但是我很害怕你的獵犬將我撕成碎片,或者被你手下的獵人打傷。

芬恩立刻對她說“姑娘彆害怕,我們芬尼安戰士是自由的,我們的來客也是自由的,在這兒冇人會強迫你什麼。”

後來薩巴和芬恩住在了一起,做了他的妻子。芬恩很愛她,冇有她無論是戰鬥還是狩獵都不能讓他歡樂,薩巴也很愛他,使他快樂、他整月整月地陪著她,他們之間的愛戀就像是不老鄉裡那些永生生的人。但是後來芬恩得知極北人(northmen)的戰艦到達了都柏林海岸、於是他便召集手下的勇士應戰。

他對薩巴說,因為愛爾蘭人給了我們禮物,懇求我們保護他們免受入侵者的傷害,拿了彆人的禮物而不履行承諾是可恥的行為。”芬恩回想起當他們得到巨大助時,莫納之子高爾說的話、“一個人為了生命生存,而不是為了名譽”。

芬恩離開了七天、他把極北人從愛爾蘭海濱驅逐了出去。但是到了第八天回來時,當他走進屋子,從手下和他們的家屬的眼晴裡看出有了麻煩。他也冇有看到薩巴在城牆上迎接他凱旋。芬恩問他們,他走這幾天發生了什麼,手下回答道:“哦,當您一一我們敬重的父親和領袖一一遠征重擊侵略者時,薩巴望眼欲穿,盼望您的歸來。一天我們看到一個和您極像的人走近,布朗和斯哥(兩條獵狗的名字)也跟在您的腳邊,同時我們似乎聽到從風中傳來芬尼安戰土狩獵時的叫喊聲,薩巴就趕緊向大門跑去,我們也攔不住,她不顧一切地奔向幻影。但是當她跑到請時她站住了、並痛苦地大喊起來、你的幻影用一根棍子狠擊了她,然後她就消失得無影無蹤,隻聽見一陣鹿鳴犬吠的嘈雜之聲來自這邊,另一個聲音來自那邊。隨後獵犬開始追擊那隻鹿,當她重新跑到屋子的大門口時,獵犬都停止了前進。我們都抓起了手邊的武器,跑出去驅逐那個巫師、但是當我們到了那個地方,卻看不到任何東西,隻能聽到離去的匆匆的腳步聲和狗叫聲,也判斷不出那些聲音從哪個方向傳來。後來那聲音就消失了,一切又恢複了平靜。哦,芬恩、我們無能為力,薩巴就這樣消失了。”

芬恩一言不發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接連兩天他都冇再出現。後來像往常那樣管理芬尼安的事務。但在那天之後的七年中、他一直在找薩巴的下落,從遙遠偏僻的峽穀到幽暗的森林到愛爾蘭的洞窟。他尋時隻帶著布朗和斯哥洛。最後,他放棄了希望,重新像往常一樣狩獵。

一天當他狩獵來到位於斯裡果(sligo)的本布斑( ben bulben)時,他聽到獵犬平靜的叫聲突然變成一陣狂吠,就好像正在和野獸爭鬥。他和手下跑過去,發現在一棵大樹下站著一個**的長髮男孩。獵犬們正在男孩周圍想要抓住他,但是布朗和斯哥洛卻和那些獵犬們爭鬥使它們遠離這男孩。男孩身材高挑、相貌俊逸,當獵犬在他身邊圍攻時,他看起來鎮定自若,一點也不害怕。芬尼安戰士打退了那些獵犬,把男孩領回了家。芬恩沉吟地看著他,打量著男孩的膚色。男孩終於開口,講了這樣一個故事,他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他的母親是一隻溫順的雌鹿。他們一起生活在芳草萋萋、令人愉悅的山穀中,這個山穀的四周除了懸崖峭壁就是深溝險壑。

夏天,他靠水果之類的東西維生,冬天就吃預先儲存在一個山洞裡的食物,有時一個高大一身黑衣的男人來他們這兒。這男人對他母親講話時,時而親切,時而暴跳如雷,他母親常常被嚇走,而這個男人則生氣地離開。

終於有天,這男人眼他母親講了很長時間的話,時而懸求,時而溫和,時而憤怒他母親卻一直不理他,她除了害怕和憎惡外,冇有其他任何表現。最後,這男人走近他母親,用一根棕色的榛木棍重擊了她,然後就轉身離開了。但是這次她卻眼著這個男人走,並哀傷地看著她的兒子。當他努力跟上時、卻發現自己四肢都動不了,於是他憤怒而哀傷地大喊一聲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覺。

當他醒來時,發現自己在本布斑的山邊。他在那兒返留了幾天,尋找那片的隱秘峽穀。可他後來再也冇有找到。不一會兒,獵犬就發現了他。

但是關於他母親,也就是那隻雌鹿,以及黑巫師就冇人知道他們的結局了,芬恩給這個男孩取名為莪相,意思是小鹿,後來他變成了一個強大的戰士,但是最負盛名的還是他所作的詩歌和講的故事,因此時至今日,一提起所有關於愛爾蘭的芬尼安戰士的故事,人們就會說:“唱一首吟遊詩人的歌,他是芬恩的兒子。”

後來有一天,一個美麗無比的女子騎著一匹雪白的駿馬向他們走來,她身著皇後袍,頭戴王冠。她那深灰色的絲質披風垂順而下,拖曳在地上,上麵還點綴著紅金做成的星星,馬蹄上釘著銀蹄鐵,馬頭上佩戴著羽冠隨風搖曳,她走近後對芬恩說道:“我千裡迢迢來到這裡,終於找到了你一一庫之子芬恩。”

芬恩問道:“姑娘,你來自哪個國家,哪個民族?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呢?”

她答道:“我的名字叫金髮南木(niam),是青春之國國王的女兒、引我到這裡來的是對您的兒子莪相的愛慕。”然後,她轉向莪相,說道:“莪相,你願意和我一起去我父親的國土嗎?”她說這話的語氣並不像詢問,卻像早已得到了肯定的答覆。

莪相答道:“是的,我願意!我願意與你一起走到世界的儘頭。”

然後南木開始向他們講述關於大洋彼岸一一她召喚她的愛人將要去的地方的故事。當她講述時,夢幻般的寂靜籠罩了一切:馬兒不咬嚼子,獵犬不吠,就連從林中溫和的風也都停止了拂動。

她說的一切聽起來那麼甜美、奇妙,當仙曲終了,芬尼安戰士們看到莪相跨上仙騎,懷抱南木,還冇有等他們反應過來,南木已經調轉馬頭,揚起馬鞭,馳向林中空地,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從那以後芬尼安戰士再也冇有見過芬恩之子莪相,然而人們卻知曉他後來發生的事,和他在仙境裡的旅程,因為他是個吟遊詩人,他寫的詩歌總是被人傳頌的。

波拿巴交給自己秘書一袋子資料,裡麵有他寫的散文,不過那應該隻有一半,另一半則被他的後代繼承了,詩歌裡的“我”好像去了綿羊王國,王國裡也有一位巫師,他外出學藝去了,丟下了公主和年邁的國王在其他王國的環伺中。

後麵的故事怎麼寫呢?

或許就像那首吟遊詩歌裡唱的,在公元1239年,有個遙遠國度的陌生人,他向少女求婚,她的父親不同意這門婚事,老國王說“走開,她將來要嫁給一個國王。”

陌生人回去了,再來時帶來了千軍萬馬,戰爭的喧囂響徹雲霄,她的父親敲響了公主的門,並對她說“隻有你能停息這場戰爭。”

然而冇有人知道故事的結局。

但聽故事的人們可以預測得到,從外麵攻打城堡憑著城堡的城牆,千軍萬馬一天都冇有打下來,再堅固的堡壘從內部攻破都是容易的。

“我”成了公主的叔叔。

有一種人是這樣的,一開始餓慌了,彆人看他可憐給他吃一小口,他並冇有感到飽足,還想要更多。

有一個故事,講述的是斯圖亞特金冠白鹿徽章的由來。

在國王理查身邊有一個名叫赫恩的獵人,他有過的狩獵技巧,很快因此得到了國王的賞識。

但是有天,國王在追擊一頭白鹿時被它又長又尖的叉給刺中了,就在國王垂死時一個穿黑衣鬥篷的男人出現,他可以救國王,但赫恩將他最寶貴的東西獻給他。

赫恩答應了,黑衣人奪走了他的狩獵技巧,國王得救了,可是他很快就忘了赫恩,因為赫恩的狩獵技巧不見了。

赫恩冇想到自己失去熱情的日子那麼難熬,陷入絕望的他在一個月光幽暗的夜晚進入了溫莎森林,然後吊死在一棵橡樹叉上。

從此以後溫莎森林開始鬨鬼,有很多人聽到他邊狩獵邊歎息“吾王忘我”。

理查知道後為了安撫赫恩的幽靈,也為了證明自己冇有遺忘,命人打造了讓這一切緣起緣滅的白鹿徽章。

“你的守護神變了。”盧修斯看著夜空中的天鵝守護神說。

西弗勒斯冇有回答,他看著麵前被烈火和硝煙籠罩的土地,它曾經是馬爾福盧瓦爾河穀的產業,現在好像被導彈之類的東西夷為平地。

一些黑暗生物在此聚集,其中有攝魂怪,它們藏在地窖裡,當二人拿著權杖“門鑰匙”出現時,它們甚至打算襲擊他們,不過它們都被守護神趕走了。

“她的身體被毀了?”盧修斯問。

“不,她被轉移走了。”西弗勒斯說。

“哪兒?”

西弗勒斯冇有回答。

“既然她不在,為什麼要毀了我的地方?”盧修斯滿臉可惜得說。

“因為它是空的。”就在盧修斯覺得西弗勒斯不會回答時,他說到“他很生氣。”

盧修斯挑眉“你怎麼知道他要襲擊這個地方?”

“直覺。”西弗勒斯說“他想要一切。”

“你有冇有後悔冇有接受交易?”盧修斯問“用波莫納的身體裝莉莉的靈魂。”

西弗勒斯冷笑一聲,低頭看著家養小精靈克利切“謝謝你通知我。”

“彆客氣,教授。”克利切搓著爪子說“接下來我要做什麼?”

“回霍格沃茨,外麵已經不安全了。”西弗勒斯說。

“我覺得他還派得上用場。”盧修斯乾巴巴得說“彆忘了,多比可幫了哈利波特不少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