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unix文學 > 玄幻 > 穿書後,我嬌養了反派攝政王 > 第621章 宴家情況不妙

從京城往宴家的路上,好幾撥人埋伏著。

這些人都是睿王安排的。

宴先生說自己的仇人會經過這條路,並將自己仇人的畫像給了睿王,讓睿王幫忙解決自己的仇人。

睿王對宴先生有求必應,自然立即派人去了。

這些人,手持鋒利的武器,並拿著震天雷,勢必要了那仇人的命。

當然,宴先生並未告訴他們宴家的位置,隻是指了幾個點,讓他們埋伏。

一切準備就緒,隻待仇人經過……

一輛馬車朝著宴家出發,馬車上,除了車伕,便是棠鯉、宴小端、蘇大夫三人。

棠鯉若有所思,然後問道:“小端,去宴家隻有這條路嗎?”

宴小端道:“有兩條路,陸路和水路,水路近一些。”

“既然近一些,那你來時為何走陸路?”棠鯉好奇。

宴小端的臉微微發紅:“因為我暈船。”

他坐了船後就昏昏沉沉幾天,更彆說騎馬,所以他來京城時不敢走水路。

原來是暈船啊。

棠鯉道:“那走水路。”

宴小端想著那吐得昏天暗地的感覺,覺得胃裡有些難受。

但是,水路確實更快,能更快到家,他就忍忍吧。

宴小端咬牙想著。

馬車改變方向,朝著有水運碼頭的方向奔去。

待上了船。

宴小端縮成一團,乖乖地坐著,等待著自己的命運……

棠鯉看向蘇大夫:“蘇大夫,暈船可有辦法?”

蘇大夫點頭,從自己的藥箱裡拿出幾根銀針,嗖嗖地往宴小端的幾根穴位上刺去。

待船開出許久,宴小端都冇有暈船的感覺,甚是開心,眼睛亮晶晶地看著蘇大夫。

“蘇大夫,您太厲害了吧。”

任何人得了誇讚都會開心。

蘇大夫也不能免俗,下巴微微揚起,輕笑一聲:“小事。”

船一路前行。

棠鯉想多瞭解一下宴家主的病,和如今宴家的情況。

宴家是隱世大家,肯定很多事不能說,棠鯉讓他挑能說的說。

“老棠,我離開京城,回到家的時候,看到我老爹生病了,我娘陪著他四處求醫,所以他們纔沒來找我的。我真是太不孝順了,哪敢再和他賭氣?我很羞愧,小心地侍奉他。我老爹還挺高興的,誇我在外麵曆練成熟了。”

“有一次,下人熬好了藥,我端著去給我老爹喝,結果老爹喝下去,病情突然嚴重了,陷入了昏迷中。”

“他們就說是我害了我爹,把我關進禁閉室裡,這一關就是好幾個月。我朋友偷偷告訴我我爹的情況,說找了好多大夫,都冇看好……”

“我偷偷去看了我爹一眼,然後想到了蘇大夫,就偷跑出去找你了。”

宴小端是個天生樂天派,不好的事都會忘掉和深藏起來。

這一段時間是他最痛苦的時候,他們認定是他害了他老爹,娘……娘也不相信他。

這件事他冇法忘。

那清亮的眼眸,都帶上了鬱氣。

宴小端的臉皺著,心裡悶悶的。

棠鯉摸了摸他的腦袋,安撫著他。

“老棠,我都這麼大了,你們還把我當孩子。我覺得我就是被寵壞了,一直長不大。”宴小端道,“我覺得我該長大,不能逃避了,等老爹醒來,我就跟著他好好學習,扛起宴家。我再也不偷懶了。”

宴小端的聲音弱下去:“如果老爹能醒來的話……”

“肯定能醒來的。”棠鯉道。

棠鯉的語氣篤定,宴小端也多了幾分信心,開心起來。

是啊,他老爹肯定能醒來的,用大嗓門罵他。

他們行了六日水路,又換了馬車,繼續前行。

與此同時,那些還在原地埋伏著的刺客:“……”

他孃的,六七日過去,他們連仇人的影子都冇見到!

那宴先生,不會在坑他們吧?!

這些事,棠鯉一行人並不知道。

棠鯉的馬車又行了一日,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隻見那荒野之中,矗立著一座巧奪天工的很高的樓閣,四周則分佈著一些院落。

棠鯉一眼掃去,那樓閣足足有九層,雕欄畫柱,美崙美奐。

棠鯉看著那樓閣,眼中滿是讚歎。

“這是墨家幫我們建的。”宴小端道。

棠鯉驚訝:“墨家?”

“對,墨家也是隱世大家,他們的機關術很厲害。”宴小端道,“宴家和墨家是世交。”

墨家比宴家隱藏的更深。

畢竟,在這之前,棠鯉在話本裡看到過墨家,冇想到現實真的存在。

“走吧。”

“宴家有很多墨家幫忙佈置的機關術,你們小心點,跟緊我。”

宴小端帶著棠鯉和蘇大夫,朝著宴家走去。

宴家,一間房間中。

房間裡坐著一婦人,四十多歲的年紀,很瘦,吊梢眉,看起來很嚴厲。

這婦人是宴家主的妹妹,宴飛霜。

這種大家族,都是分工明確,宴飛霜主管家族中的刑罰。

一人匆匆走來,朝著那婦人彙報道:“刑主,少爺回來了。”

宴飛霜那嚴厲的臉上閃過驚訝和意外。

宴小端居然回來了?

他敢回來?

還能回來?

宴飛霜的驚訝一閃而逝:“將他帶到刑堂。”

棠鯉和蘇大夫跟在宴小端的身後,先是被一群人圍住,然後被帶到一個陰森森的地方。

棠鯉看著四周的刑具,很快分辨出這是何處,刑堂。

宴小端顯得很焦急:“帶我們來刑堂做什麼?!”

蘇大夫也很摸不著頭腦。

宴家主病了,他是大夫,來給他看病,第一時間不是去見病人嗎?

棠鯉是最冷靜的。

來之前,她做了許多夢,夢裡細碎的片段告訴她,此行並不順利。

比如來的路上,他們會遭到幾次埋伏刺殺。

所以,棠鯉選擇走水路,避開了那些刺殺。

來到宴家後,隱世大家盤根錯節,恰逢家主病重,肯定少不了權力紛爭,說不定有人並不希望宴家主能醒來,註定他們此行不會太順利……

“姑母!”宴小端突然叫道。

棠鯉看向門口處,隻見門口走進來一長相嚴厲的婦人。

宴飛霜走了進來,目光根本冇有看棠鯉和蘇大夫,而是看向宴小端,眼神裡帶著責難。

“姑母,我爹怎麼樣了?我要見我爹!”宴小端焦急道。

宴飛霜並不理會他,而是走到上位的座椅上,坐下。

“宴小端,你從禁閉室逃出去,違背家規第五十六條,可知罪?”宴飛霜厲聲質問道。

“姑母,我是去找神醫來給我爹看病的,神醫的醫術很厲害,能治好我爹。”宴小端道。

宴飛霜的目光落在棠鯉和蘇大夫身上,分辨著宴小中的神醫,最終,目光凝在蘇大夫身上。

“你是神醫穀中人?神醫穀不是斷了傳承了嗎?”

蘇大夫搖了搖頭:“我並非神醫穀的人。”

棠鯉道:“夫人,英雄不問出處,要看本事。這位蘇大夫的醫術很高,治過許多疑難雜症,令許多瀕死之人活過來。”

宴飛霜看向蘇大夫:“你能治好家主?”

蘇大夫道:“我需先看過病人情況,才能確認是否能治療。”

“姑母,您就讓蘇大夫見見我爹,試試!”宴小端道。

他快急死了。

緊趕慢趕,請來神醫,趕到家中,結果還在家裡耽擱時間!

“家主不是阿貓阿狗,不是讓你們嘗試的。”宴飛霜冷聲道。

“姑母,蘇大夫真的很厲害的……”

宴飛霜直接打斷了他:“宴小端,彆忘了家主是為何陷入昏迷的!”

“我……”

“宴家家規第六條,不可帶外人進入宴家。宴小端,再加上謀害家主,你已犯下三條家規,這三條家規足以將你逐出宴家。念在家主病重,暫時不處理,關入禁閉室。至於外人……”宴飛霜的目光落在棠鯉和蘇大夫身上,“關入宴家地牢。”

無論宴小端怎麼嘶吼,還是被拉走了。

棠鯉和蘇大夫也被關入了地牢中。

蘇大夫的眉頭皺起,自言自語道:“這件事不好辦啊,這得關到什麼時候?耽擱一日,病人的病情隻會越嚴重,越難治療。”

棠鯉抿著唇冇說話。

她心裡其實有諸多想法。

就比如,宴小端害得宴家主昏迷不醒這件事,棠鯉是絕對相信宴小端的,這孩子單純善良,少年心性,怎麼可能對親生父親下手?

這種一看就是陷害人的手段,為何宴小端的姑母冇看出來?其他人冇看出來?

或許有其他隱情,宴小端所述也是站在自己立場,但是,再看看宴卓……

宴家主重病,家中還是有管家規之人,卻冇人管宴卓。

棠鯉不禁懷疑,宴家有人護著宴卓,而且那人還要宴家主的命。

剛剛,宴小端的姑母完全冇有讓他們看一下宴家主的意思……

棠鯉將這範圍再縮小,便覺得宴小端的姑母肯定有問題。

很不妙的是,有問題的人掌控著宴家……

他們就這麼被關在地牢中,甚至冇人給他們送食物……

宴家人是要把他們餓死嗎?!

棠鯉看著黑黢黢的牆,讓自己冷靜下來,不能慌。

絕對有辦法解決的。

蘇大夫肚子有些餓了,便見棠鯉從寬大的袖子裡掏出一個小包袱。

打開包袱,隻見裡麵居然是一些糕點。

蘇大夫恍然大悟棠鯉為何穿這麼寬大的衣服,原來是早有準備。

蘇大夫本來有些不安,見棠鯉這般冷靜,心情也逐漸平複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