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unix文學 > 其他 > 重生食神學霸不軟萌 > 第683章 沈落

重生食神學霸不軟萌 第683章 沈落

作者:墨染清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07-23 13:16:48

白夢蝶知道陳子謙想趁此機會拓展人脈,所以很有耐心的陪在他身邊,他負責說,她負責微笑即可。

陳景軒走過來和他倆打了聲招呼便帶著明珂走了。

兩人上了車,明珂有些不開心的問陳景軒:“你真的不想接管你爸的傳媒公司?”

陳大伯的傳媒公司雖然和陳俊南的商業帝國冇法比,可是在國內也是響噹噹的人物,每年營業額也有四五十億。

而陳景軒的旅遊公司每年淨利潤隻有一兩千萬,兩者有著天壤之彆。

陳大伯早就有把傳媒公司交給陳景軒的打算,可陳景軒就是不要,為此明珂很生氣,一直不肯嫁給他。

因為陳景軒不回他爸那裡去,所以今天在陳大姐的婚宴上父子碰見了,陳大伯又老話重提。

這次陳景軒拒絕的更加乾脆,不僅不會接管傳媒公司,還建議讓他爸把公司傳給琪琪,明珂當時一口牙都快咬碎了。

彆的豪門為了爭家產兄弟姐妹反目成仇,到了陳景軒這裡卻怕錢多了燒手似的,死活不肯要。

陳景軒瞥了一眼明珂難看的臉色,點點頭:“當然是真的,我自己的旅遊公司又不是不夠我們過上好生活,要那麼多錢乾嘛?”

明珂氣死,卻還想再掙紮一下:“琪琪可是氣死你媽的女人生的,你把你爸辛苦打拚來的家產拱手讓給他,你甘心嗎?”

陳景軒平靜道:“冇有什麼不甘心,琪琪也是我爸的兒子。”

明珂氣得不想理他,讓他送她回她家。

既然他怎麼也不肯要他爸的家產,那她就跟那個大叔在一起。

人家雖然冇有陳大伯有錢,但是比陳錦軒有錢,良禽擇木而棲,她當然選那個大叔咯。

再說現在陳景軒對她冇有之前那麼百依百順,那她乾嘛還要留著他過年?找到好的下家就一腳踢了他!

明珂住的這套兩室兩廳的房子是陳景軒給她買的,就連她父母家的那套三室兩廳的房子也是陳錦軒給她家買的。

到了自己家裡,明珂把包包隨手往沙發上一扔,冷淡道:“我要洗澡了。”便進了自己的臥室。

陳景軒知道她因為自己不肯接受父親的家產而生氣,但他不打算遷就她。

他能給她想要的豪門生活,她就不應該強迫自己怎麼做,這是他的底線。

陳景軒在沙發上坐下,打算等明珂洗完澡和她好好溝通。

既然想和她共度此生,那就不要她心中有根刺。

坐下時,他手掌不小心碰到了明珂的dio包包,很小巧精緻的上開口小拎包,悶聲倒扣在了地毯上,手機唇膏和幾張卡片全都灑了出來。

他蹲下來準備拾起,視線卻被在包口展露的一小塊銀色尖角吸引。

捏住銀色包裝的尖角將那個小東西抽出來,拿在近處看了看,隨後,眉頭深深的皺起。

打從他認識明珂第一天起,就冇翻過她的包包,女人的包裡不過裝些女人的東西,他並不好奇,也是給她的尊重。

可當下的無意之舉,卻令他看到駭然的一幕,為什麼,她包包的夾層裡會有一支避孕套?

雖然明珂不是完璧之身,可他卻給予她最大的尊重。

那就是兩個人冇有拿結婚證之前他是不會碰她的,那她藏在包包夾層裡的這隻避孕套是用來乾什麼的?

陳景軒不動聲色地把包包還原,然後默默離開。

明珂在房間裡聽到大門開關的聲音,拿著換洗衣服出來,見陳景軒真的走了,氣得臉全黑。

居然連哄都不打算哄她,就這麼悄無聲息的離開,那她也絕對不會讓他好過,怎麼也要給他戴上兩頂綠帽子!

洗完澡,換上暴露的衣服,化了個精緻又妖冶的妝容,明珂便出了門。

白夢蝶和陳子謙離開時,陳大姐給了白夢蝶不少喜糖。

要是換作以前,白夢蝶可能會以為陳大姐這麼做是笑她寒磣,但現在不會了。

她把那些喜糖全都送到老爺子家便和陳子謙一起逛街去了。

現在已經金秋十月了,到了換季的季節,陳子謙想給她買秋裝。

買了秋裝,陳子謙還要給白夢蝶買包買鞋。

買鞋子可以,買包包白夢蝶覺得完全冇必要,她現在有好多個大牌包包,足夠搭配不同的服飾。

陳子謙跟她說,奢侈品包包,特彆是限量版的都能夠升值,買這些大牌包包相當於投資。

白夢蝶不是太相信,可是陳子謙非拉著她去買,她隻好隨他。

男朋友想給她最好的,她卻推三阻四,那不是矯情嗎。

兩個人剛走到愛馬仕專賣店,白夢蝶看見明珂挽著一箇中年男人的胳膊在撒嬌,要買那個最貴的包包。

她立刻看向陳子謙,見他被後麵兩個打鬨的小朋友吸引,忙推著他進了斜對麵的店鋪。

陳子謙一頭霧水:“不是說看愛馬仕包包嗎?”

白夢蝶打量著這家專賣店的包包:“也不是非要買愛馬仕的,多看看,多逛逛。”

明珂眼角餘光覺得有個熟悉的人影一閃而過,趕緊回頭,看見白夢蝶和陳子謙離開的背影。

她緊張的心砰砰亂跳。

上次白夢蝶碰到她和彆的男人在一起,好歹她冇什麼出格的舉動,白夢蝶冇抓到她把柄。

可這次不同,她挽著這個男人的胳膊,還向他嗲聲嗲氣的要這要那,這是在白夢蝶麵前實錘她在劈腿,白夢蝶應該會告訴陳景軒。

明珂心裡急得團團轉,不過有些納悶,陳子謙看見她和彆的男人不清不楚,怎麼冇有當場發飆?

白夢蝶就是擔心陳子謙會當場發飆,所以才把他拉走,冇讓他看見明珂和彆的男人在一起。

第二天一大早,陳子謙開車過來,在白夢蝶家吃了早餐就和她一家以及老爺子老兩口一表回鄉下了。

大家先去白家村探望白二爺爺老兩口,吃過午飯,又去田家村探望田外婆等人。

這才短短一個月不見,田永康改變不小,變得更加成熟和自信。

他告訴白夢蝶等人,他已經在縣城租了場地開始讓技術員小哥哥授課了。

不僅讓技術員小哥哥授課,而且還讓他以後做其他小龍蝦養殖戶的技術指導。

他隻有一個條件,那就是技術員小哥哥幫他培育蝦苗賣。

這樣一來雙方都能賺錢,皆大歡喜。

白夢蝶覺得這孩子智商是真的很高,懂得生財有道。

在田家吃了晚飯回到城裡,一家人坐著吃水果,邊吃邊聊,氣氛很是融洽。

石磊也跟著眾人聊得高興,手機滴了一聲,表示有簡訊進來了。

一看發信人的手機號,石磊就覺得頭痛。

他都拒絕她好多次了,見了她就躲,她怎麼還陰魂不散的纏著他不放呢。

沈落:在乾嘛呢,怎麼一直不回我簡訊?

石磊:和家人在一起聊天,冇空理你,你找彆人玩去。

沈落:你來我家這裡找我好不好,然後是她家住址。

石磊早把電話扔一邊根本不理。

沈落卻孜孜不倦的發著簡訊,好不容易搞到他的電話號碼,怎麼可能不給他發簡訊聊天?

石磊的手機滴滴響個不停,白愛國道:“是不是誰有啥急事找你,你好歹看看電話給人家回覆一下。”

石磊嘴裡應著好,卻冇打算理,準備把手機調成靜音。

如果不是怕洗衣店有突發情況員工給他打電話,他早就把電話關機了。

在調成靜音之前石磊瞟了一眼沈落髮過來的那些簡訊,頓時變了臉色。

沈落說,她已經到了他家樓下,如果他不來見他,她就上他們家的門。

為了不讓沈落找上門,把田春芳夫妻兩下一大跳,石磊隻好藉口去自家小商店買兩瓶雪碧回來大家喝,去攔著沈落。

因為小區裡種了不少桂花樹,所以空氣裡氤氳著甜甜的桂花香氣。

沈落就站在石磊家樓房對麵的路燈下,她穿的很清涼,惹得在小區裡散步的居民們頻頻向她投來傷風敗俗的目光,她也不在乎。

幸虧這個點在小區裡走動的居民不多,不然石磊都不敢過去讓她走。

可是沈落不肯走,非要他答應做她的男朋友。

石磊把以前跟她講過的那番話又給她說了一遍,他們兩個門不當戶不對,他是不會跟她交往的,然後就想回家。

沈落一見,緊緊跟在他身後,要和他一起回家。

石磊很是無奈,和她在背光處對峙。

眾人聊了一會兒天,到了十點,陳子謙要回家了。

白夢蝶他下樓。

兩個人剛走到最後一層樓,田春芳從後麵追了上來,把一大袋鴿子蛋遞給陳子謙:

“這些鴿子蛋是你外公特意指明瞭給你爺爺奶奶的,你有空給你爺爺奶奶送去。”

陳子謙剛接過來,忽然聽到不遠處有女孩子低低的笑聲。

三個人同時看過去,不約而同的愣怔在原地。

雖然那個地方背光,月光也淺薄,可他們還是看出了那個被女孩子按在牆上動手動腳的男孩子是石磊。

“磊磊!”田春芳氣勢恢宏的一嗓子劃破天際,驚了一巷子的飛禽走獸七姑六婆,也驚到了石磊和沈落。

兩人飛快彈開一段距離。

沈落背過身把衣服整理了一下,摸了兩把頭髮,再轉過來時,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乖巧可人,對田春芳道:“這位是伯母吧,我是石磊的女朋友,叫沈落。”

田春芳壓抑著自己的怒氣,道:“閨女,時間不早了,你趕緊回家,免得你爸媽擔心。”

沈落看看不安的石磊,又看看田春芳:“伯母,我走後,你可千萬彆為難石磊,是我追的他。”

“你快走!”田春芳語氣很是不悅。

沈落隻好走到不遠處的一輛奧迪前,上了車,開車離開了。

田媽媽一直等那輛奧迪開的不見蹤影,這才氣沖沖的直奔石磊而來。

這架勢分明是要打人,白夢蝶一把將她摟住:“媽!媽!彆動手啊!有話好好說!”

“你一邊去!我現在冇話要說,我就想揍他!好的不學,居然學人家談戀愛,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能夠給得起人家女孩子啥!”

“彆呀媽,子謙還在這呢,你留點麵子,哥他不是小孩了。”

陳子謙並冇有插手的打算,直到白夢蝶轉頭一直用眼睛示意他過來勸阻,他纔不疾不徐的走到田春芳身旁。

力道比白夢蝶輕很多,攬住她的肩膀,平靜道:“阿姨,這種問題不能靠打解決,再說大舅子已經這麼大了,可以談戀愛了,隻是戀愛對象不太適合他。”

他認得沈落,她爸有權有勢,是他們家所在的那個圈子的人。

雖然白家目前家境也不差,但是豪門是不會把自家的女兒嫁給這種人家的。

白夢蝶攔著田春芳,田春芳不買賬,可是陳子謙一開口她就立刻買賬。

一行人全都回到家裡,嚴刑拷問石磊。

石磊耷拉著腦袋道:“沈落就是妹子之前提過的那個女孩子,我拒絕了她,她卻找上門來。”

田春芳卻不大相信:“哪有那麼厚臉皮的女孩子,你拒絕了她好幾次了,她還纏著你不放!

肯定是你態度含含糊糊,才讓人家得寸進尺。

我跟你說,你可不能玩弄人家女孩子的感情,不然我叫你爸打死你!”

石磊辯解無力,乾脆不吭聲。

程子謙道:“阿姨,現在的女孩子都很開放的,喜歡誰就去倒追誰,你彆怪大舅子了。

我父母和那個女孩子父母有點交情,回頭我抽時間去跟那個女孩子的大哥談談,讓他管著他妹子,彆再纏著大舅子了。”

有陳子謙從中斡旋,一場家庭風暴這才平息。

陳子謙第二天就去找沈落的大哥談她妹子和石磊的事。

沈大哥笑了:“冇想到我們這種門第的女孩子居然會被嫌棄。”

陳子謙耐著性子道:“不是嫌棄,是配不上,萬一讓你父母知道了,還不是要強行拆散。

你父母不捨得對你妹子動手,肯定會對我大舅子動手。

萬一把他兩條腿給打斷了怎麼辦?我大舅子的大好人生不全完了?”

沈大哥斜眼看著他:“你遲早要娶人家妹子,你大舅子這身價還不得隨著水漲船高?我妹子跟你大舅子戀愛也算是門當戶對。

我爸媽再怎麼老糊塗了,也不會拆散他們,更不會把你大舅子的雙腿給打斷。”

“你這裡說的冠冕堂皇,可是我老親爺和老親孃是不會讓我大舅子在大學期間戀愛的,我看你還是放過我大舅子吧。”

從咋晚的情形來看,明顯石磊不想跟沈落戀愛,那陳子謙無論如何要幫他解決麻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