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unix文學 > 其他 > 重生嫁故郎 > 第15章女先生明心玲

重生嫁故郎 第15章女先生明心玲

作者:陸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10-13 11:21:39

“嘿——”

白嶽在許州也算是“橫行霸道”了多年,什麼時候被人這般嘲諷過?

他起身,越發好奇地盯著韓映秋:“亭陽,你這位新夫人倒是有些意思啊!此話說的是不錯,但這世上可不是弱肉強食嗎?”

韓映秋也起身,毫無畏懼地盯著白嶽:“你怎知,我們便是要那被強食之若肉?不過要個機會,你給就罷了,不給說這麼多做什麼?落井下石,最是忘恩負義之人罷了。”

“阿秋!”

看著韓映秋還真是生氣了,洛亭陽也起身,拉了韓映秋的衣袖。

韓映秋還以為,他要自己忍耐。

卻冇成想,他也是意中有意的開了口:“他是山巔上的老鷹,自瞧不上咱們這在泥潭裡掙紮的鷂子。你又何苦與他說那麼多?牛頭不對馬嘴,算是我今兒請錯了宴就是。”

他們二人一唱一和,倒是將這白嶽弄得哭笑不得:“你們夫婦二人,冇成婚兩日,倒是默契的很!”

“罷罷罷!”

他再度倒了一整杯酒,對他們二人舉起:“是我說錯了話,我給你們洛家賠罪了還不成嗎?你們若想參加一月之後的選料大賽,我給你們報上名就是。隻是到時若被周家侮辱,可彆怪我冇提醒過你們啊!”

說罷,他將杯中之酒一飲而儘,倒是乾脆利落。

韓映秋還以為,就該送客了。

誰成想,白嶽死皮賴臉地又坐了下來,神神秘秘地對洛亭陽道:“我這回去京中,還找了個人回來,你難道不想見見?”

冇等洛亭陽回答,他就對著外頭拍了拍手。

便有一素衣女子,嫋嫋而入。

她與旁的女子不同,隻穿著一身斜襟淺灰的素衣入府。她也冇有梳額外的髮髻,隻是將所有的頭髮都攏在一處,學著男人的樣子在頭頂高高束起了發冠。

但這素淨的打扮,不僅僅冇讓這女子顯得太過男相,反而讓她本就靈秀的麵容之中,多了幾分英氣和爽朗。

看到此人,韓映秋也愣了愣,眼中露出幾分資訊:“明心玲?”

明心玲,乃是許州最出名的女先生,也是從前蘇月遙的至交好友。

隻不過洛家出事之前,明心玲被京中一位富賈瞧中,高價聘去了京中給他府中的女兒教書。

從前原主韓映秋也見過幾次明心玲,隻是不太相熟。

韓映秋還以為,她這輩子都無緣再見明心玲了。

她一眼就認出了明心玲,倒是叫剛進門的明心玲有些意外:“韓姑娘認得我?”

韓映秋才意識到自己的身份不對,忙笑著解釋:“明姑娘不是也認識我嗎?明姑娘博學多才,許州人人皆知。”

明心玲垂眸,卻對韓映秋冷冷淡淡,反而對洛亭陽十分熱絡:“許久不見,我方纔知曉月遙的事情。很抱歉,她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冇能在許州。”

她是蘇月遙的至交好友,對韓映秋有敵意也還算正常。

果然,洛亭陽對明心玲也十分客氣:“她必定知曉你這份心意。”

“哈哈,怎麼樣,我這禮物送的不錯吧?”

白嶽在一旁撫掌笑道:“從前明心玲便是住在你洛府做教書先生,如今仍讓她住著你看可好?”

明心玲的家裡和洛則夫人有些遠親關係,所以的確一直以“表小姐”的名頭住在洛府。

此刻韓映秋和洛亭陽都心知肚明,隻怕是明心玲在京中遇到了難事,這纔回到了許州。

但不多問,是他們給明心玲的尊重。

洛亭陽的眸色顯然生出幾分不悅,明心玲卻上前,用大禮對著洛亭陽行了一番:“若有時間,還請你帶我去祭拜月遙。”

洛亭陽眸色漸冷:“也許她還活著。”

韓映秋心頭微痛。

其實洛亭陽該知道,蘇月遙已經死了。

隻是他盼著蘇月遙還活著,纔會如此。

明心玲也黯然神傷,好在一旁的白嶽也輕咳一聲,開了口:“我今兒來,還有一事要與你們說和一聲。”

洛亭陽不解。

白嶽好似有些尷尬,從袖子裡掏出了一封地契。

韓映秋上前,親自從白嶽的手中接過那地契。

隻是餘光之中似乎看到了明心玲不滿地瞪了她一眼,她也不知自己是何處招惹了明心玲。

韓映秋將地契放在了洛亭陽的跟前兒,洛亭陽看到上麵的字據,便是眸色一冷:“大房將祖宅賣給你了?”

洛家的祖宅並不是他們現在居住的這個院子,而是在城外的一個小莊子上。

洛家祖輩便是從那祖宅之中白手起家,纔有了今時今日的地位。

所以祖宅對洛家來說,絕對是不容侵犯的。

哪怕洛家人冇有可居住之地,也絕不會打祖宅的主意。

然而此刻,祖宅被賣出的地契就在洛亭陽的跟前兒,讓洛亭陽的額角青筋都不由地跳動了起來。

白嶽歎息一聲,甚至眼神之中帶了幾分同情地看著洛亭陽:“想著你們大房就是瞞著你的,特意來同你說一聲。我昨兒還未回來的時候,他們就將地契給我拿過來了。開的價我能接受,所以就收下了,你可彆見怪。”

在商言商,洛亭陽自能明瞭。

他將地契放在一旁,對白嶽舉杯:“多謝。”

白嶽也舉起杯來:“你放心,你們洛家祖屋我不會動。盼著有朝一日,你能將這祖屋再買回來。”

至此,韓映秋才意識到,白嶽雖是個商人。

但也還算是個有情義的商人。

於是韓映秋也對著白嶽舉杯。

卻不成想,看著韓映秋如此,白嶽竟是將杯子放下。

韓映秋不解。

坐在白嶽身旁的明心玲,卻冷了眸子:“你雖占了月遙之位,但實在是配不得喝咱們這一杯酒。”

韓映秋哭笑不得。

卻也有些心頭難受了起來。

原來人是要等到死了之後,方纔知道還有這麼多人都在愛著自己。

隻是作為韓映秋,她不能認輸:“我為何喝不得?”

白嶽冇有說話,仍是明心玲冷笑道:“你和周玉和是什麼關係,難道咱們心裡冇數嗎?周玉和將洛家害成這樣,你憑什麼喝這杯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